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庆书画艺术网名家集评

重庆书画艺术网(重庆美术网) http://www.cqart.com

 
 
 

日志

 
 
关于我

重庆书画艺术网(重庆美术网)自2001年开通以来,访问总人数已突破40万。重庆书画艺术网(重庆美术网)正打造成为“重庆最具影响力”、“重庆领先、西部一流、全国知名”的综合性书画艺术门户网站。已成为宣传重庆书画名家的主阵地之一。 网址:http://www.cqart.com 微信号:QQ421814195

网易考拉推荐

美术家与美术教育家——兼评中国画画家陈和莲教授其人其画  

2010-09-03 00:08:05|  分类: 名家集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下,在现代传媒时代的背景下,来谈一个中国画画家,似乎落后于潮流,因为中国传统美术家太具本土化,很难与世界一体化接轨。若不知趣的重提教育家或美术教育家,更会使人笑话。因为学界似乎早已不提美术教育家的称谓了。当今稍有技艺者,在体制外的统称美术家或自由艺术家已不足为奇,就是在美术教育的职位上终其一生者,不少人在公众场所、学术论坛上都追逐其专家或艺术家的光环,署名为某某美术家了!
        其实,美术界、美术家和美术教育家仅是社会职场上的职位区别而已,既可区别,又可以交织与交融互动的。因为传统美术培养人才的方式不外乎三类:家传式、师徒制、以及学院培养的现代机制。美术的直观性是见其作品,美术家只要有责任,即可成为一个好老师,学生亦可从美术家的作品中体味到一些审美经验和一些技能和方法。但是,作为教育家,更应在职位上有宣言和主张,至少应有“润物无声”的身体力行和默默奉献,在后学者的心中树立起一个师者的典范。
        综观中国现代社会,美术界的同仁心中都有一个“梦”,想当一个美术家,似乎“美术家”可以伴随终身到老。而教育家的职位若失去教育对象之后,被“一刀切”回家,不如早日步入职业专家之列获得自由之身,且不快哉!
        但是,“美术”或“艺术”是有它的自身规律的,作为从业者的“心性”承传中华文化的崇高使命,只要是有理想,有抱负之人,不会因职业原因而改变初衷,将会一直坚守,勇往直前。所以就有了“以美育代替宗教”为主张的美术倡导者蔡元培。他能否创作作品,不详,但他是美术教育的一位好的、有远见的管理者,亦可说办学方。徐悲鸿是广纳人才的执行者,主张以西法改造中国画的。林风眠主张中西融合,而潘天寿主张中西绘画应把距离扩大些。他们在美术教育上都有口号,都有主张,又能画画,这些精英人物可称为响当当的美术教育家。
        陈和莲教授恐怕应该归入潘先生麾下吧。作为他的近半个世纪的美术教育与实践,以及选材创作的技能方法都是摘取的中国本土资源,保持着和西方绘画的距离,教授于学生的知识也都没离开过中国传统美术的语境和方法。
        在当下,去计较往日中西绘画之争已不重要,而重塑中国民族美术自信心关键的话题,研讨生活在这一长河中的某些具体人物,解读他人生经验加以思考和借鉴或许更有现实意义,以便我们以中国的美术观来洞悉、思考、锤炼、完善自身便更好更有说服力。换句话说,和莲教授始终以中国画的学养来审视自己,并以此方法来进行教学与进行的绘画创作,可作为本文论题的典型案例,是具体可信的。
        陈和莲,重庆市江津人,1942年生,就学于“师范大学”,从事过师范教育,从事过文化馆、艺术馆工作,又因三峡人文教育所需,又成为重庆三峡学院首任美术系主任,为拓荒三峡地区的美术教育呕心沥血!可贵的是他沾地气,他是本土的美术家和美术教育家。
        从沾地气作为一个美术家,他在三峡地区对于朋友和同仁,他是迎来送往的接待员,实为长江三峡的“地主”,做到了地主之礼仪;从中国本土的美术家而言,他始终是以中国传统绘画、以诗、书、画一体作为治学求进的立场和方法。假如从近来讨论的以“中国美术观”作为立身之本,他始终以中国的美术观念来洞悉、思考、锤炼、完善自身,并以此为方法来进行教学与绘画创作。
        几十年前,改革之风改善了创作和治学环境之时,在整个川渝地区之内,川西北有高原草地民族之风、川西平原有文人风行“雅之术”。当川北有巴山组画基础上的杠鼎之作油画作品《父亲》之时,陈和莲在川东峡谷的清风中度过。他的作品让川东风景中的山妹子、让峡江的号子声、让巫山云雨尽收眼底,表现了中国同一时期美术家不同生存状态和不同的心境,折射出他们对生活不同的视角和不同情怀。假如说川西北少数民族是荒原之阔与高原之壮美,川西草原和盆地作品是静溢与和谐,川北题材作品是荒和苦涩,那川东以一生陪伴滔滔长江水,面对青山峡谷而生的陈和莲为代表的美术家作品,则是醇厚中的清新流涟。
         陈和莲先生的《家园》《霜露》《湘西集市》《巴山人家》、《古老的山村》等作品都表现出了这样的诗情画意与文化心态。
        正是如陆游咏三峡风光句:
                 十二巫山见九峰,船头彩翠满秋空。
                 朝云暮雨浑虚雨,一夜猿啼明月中。
         和莲教授的作品,几乎没有恶山恶水,亦没有苦难中的人物表情,早年水墨画和中国人物画,表现的都是青山绿水中的小情小景,所画之人物,似乎都“小清新”,知足常乐。现实生活的风云变幻没撼动他那中国画文人的独有品行。因戒而定,因定而慧,看破不说破,江山自成一统,代表作有野山野妹《山野秋风》《巴山人家》等等。这些作品亦可看为是陈和莲教授的生存环境与生存状态与生活方式的总结和总和。
         和莲教授并不是迂腐的。在改革开放的几十年中,他始终走在文艺事业发展的前沿。他是川渝画家中在上世纪、六十、以至七十、八十、九十年中作为所谓最佳传媒的实力派美术家。画了二十余部连环画作品,按“当下”的论点,三十年前的连环画创作与广为发行,就是那段的“现代传媒”。换句话说,和莲教授就如现在从事传媒事业的青年一代一样,从历史角度成为了当时最新传媒的从业者。
        虽然时代不同了,画连环画的人也极少了,但“收藏者”却多了。“收藏”的价值何在?作为中国绘画的一个门类,追溯到上千年前,不仅广为流传的线描艺术。敦煌壁画里、石窟艺术里、宗教绘画寺庙里、图书装帧插图里,比比皆是。都以讲故事、讲历史、记录历史的形式、担负着传播与教化之功能,是传承中国文化不可忽视的形式。还在于“美之艺”“美之术”的特性,可以从连环画中充分体现绘画的直观性和实践性。作者一笔一划的把它画下来,除了环境,还有人物。作者与画面人物可以说生长在同一世界,同享一样话语,同时生存在一个故事陈述的环境里神游。可以说作者的“心性”,将在画作的千百幅画面中求得“自主性”。这将是人性的价值追求。作者集人物的活动和情节,探寻人物内心所表露的喜、怒、哀、乐,是体味人生的最好记录。它直接检测创作者的洞察力、构想力、创造力、对各阶层人物,对社会对人生的感悟力。其美术家的天份可以尽在其中。
        为此,考察半个世纪以来成才的美术家,或者统计当今美术界分布全国各地的领军人物,无不接受过连环画的洗礼:画《山乡巨变》的贺友直、画《白毛女》的华山川、画《地球上的红飘带》的沈尧伊、画《长白青松》的周思聪,以及当今的戴敦邦、冯远、罗中立、施大畏等等诸位名家、名流都以实体个案说明了这一特有现象。可见,连环画在这一实践性的美术门类中的重大意义和学习实践价值。
        这一经历和二十余年的劳作,成就了和莲教授当今的综合素质,完善了他作为美术家的综合创作能力。因此,他对山水、人物、花鸟、古代、当今、战争、柔情、无所没有的专研、探索、领悟各类人物的精神状态,不仅完善了素质,解决了成才之路“知与行”的关系。欣赏和莲教授的专著《长江三峡白描凤景写生》和《三峡民间美术精粹》等,使我油然的产生了崇敬之情。道破了,有写生才有记忆,有了记忆方可作到意象造型,有了意象可以更好的做到原创艺术真谛。所以,我深深的感到传媒时代,本土文化需要再生、大众文化需要满足的必由之路和再生能源在哪里。传媒是科技,而艺术仍然需要原创精神,需要“意象造型”以线造型为方法、勾线“力透纸背”“书画同源”“以黑计白”这些成为一种文化特征以有别于西方人。和莲教授在作品中保持了他的始终如一性。这不仅是执着,更体现出他作为师者的“知与行”。是他创作和执教的主张和宣言。
        有感于不久前现代传媒娱乐秀中,邓亚萍在乒乓球台上,用拍发球,而对面挑战者可用筷子夹住急速越栏过来的乒乓球一样,体现了对用筷子的精巧和驾驭能力。和莲教授就是这样,从骨子里“用筷子”学到心里去了,以具有功力的线造型成为了他的定式,所有作品都呈现出他的沾地气的“民间美术”的润养之源,所有作品都展示着他中国人“用筷子”的技法原则。可谓“心正则笔正”“源于笔底,漾于案头”。在其作品中,是用东方线和面践行着当代美术教学中的现代构成,借鉴和调整着自己的艺术观,修正着作为中国画形式话语的造型法则。这成为和莲教授作品重要的特色。由此,有了他以八年的心血,三次推翻,八次易稿的,画中所涉300多个人物的、2271厘米长、高41.5尺幅的《大唐乐艺图》卷,(2006年第五期《美术》杂志刊载)。获得了2001年全国文联举办的21世纪中国书画大展的金奖。
         显然这不是急功近利之事。这种操控能力,不是“力作”的任务所逼的,而是兴致未尽,有即兴延伸之能力,不能不追溯到早年创作连环画的表达功力,作为他,似乎在千百颗树叶中采摘几片翠叶而已。
         虽有用线之道,有组构画面之能,我在揣摩之余,领会到和莲教授的仕女造型,不如潘洁兹等前辈画家之工细,也没有王叔晖工笔仕女之纤弱柔情。严实中总有点散漫,骨法用笔中,总有一些丰腴,即不是神女也没有王昭君打入冷宫的怨气。亦完全不同江浙水乡女子,也没有现代世俗美女的“嗲”和“矫情”。总有点长江峡谷妹子的宁静风韵与白皙水灵。
我认为和莲先生的作品不是“写实”的,仍是“写意”的,没有以“像”为好,仍然没有游离意像表达,坚守着中国传统绘画的造型方法和审美原则。
         所以,中国美术家的精神家园亦应该是中国画美术教育家的同宗同根之源。在美术教育职位上,执教的中国美术教育的师者是及其难得的。我们应该推崇,同仁们都有的前述之学养与能力。
         教育的问题主要是师资队伍问题。作为一个美术教育的师者,应该是学养、讲授、演示、视野宽阔,生活基础、素质齐备。学生偏食或者说是一种“挑食”,师者凭一点一技之长就登上艺术教育的圣坛,师者没有经过历练,就执教鞭,怎不使美术教育的境况尴尬呢?
         清华大学潘元旦先生对教育和教育家有个诠释:教育是启发、是引导,教师与学生的关系是大鱼和小鱼的关系。大鱼在前面游,大鱼引导着小鱼在水中游。“水”就是大学,教育是一种责任。
         因此,当今天我们拜读和莲教授的作品,探讨文本的论题时,由衷的感受到成就一个美术家,是要靠作品说话的。因为他作为美术家“知与行”的人生历程,具备着能身体力行的资格,自然可称为影响学生的美术教育家。特别是在中国面对经济复苏,各种西方思潮涌动而来的大背景下,怎样在中国构建一个健康的、民族的美术教育观,营造一个美术家们的自由、自尊的语境,怎样启发中国美术家和美术教育家的传承与自觉性。怎样在本土美术和中国大众美术间寻求方向和桥梁,是值得研讨的。
          美术家和美术教育家陈和莲教授的信息,在全国传媒上早已点击可寻。在传媒中,有朋友引用了杜甫写给曹霸的诗:“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来褒扬和莲教授已到随心所欲之年岁,仍然“晴耕雨读”,并执教于高校教坛的动人事迹。
我们敬重他,学习他,研究他讨论所涉的一些问题是为进一步揭示他的艺术人生。以此文补充现代传媒对教授评价之漏。
         并以此作本书出版之代序。
                                                                     张启文
                                                     2014年4月24日夜于渝北丽源岛
(张启文,西南大学美术学院前院长、教授、硕士生导师、重庆市美术家协会原副主席)

以线造型  运色续韵

——陈和莲工笔人物画欣赏


   二十多年前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了一套连环画《说唐》,在“群英取义”,“三鞭换两锏”分册中以及后来的《图绘史记全信》之“孔子世家”、“黥布列传”等一系列连环画册中,那造型丰满、准确,精美生动的描绘,让我记住了陈和莲这个名字 。认识他是在四川美院中国画系教室 。那时我才知道他是我同学的父亲,原四川省美术家协会理事,重庆三峡学院美术学院教授。

   陈和莲早年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美术系。长期的连环画创作使他具备了坚实的造型能力和线描功底,观其作品,线的感染力特别突出。以线造型原本就是中国绘画造型的法则和根本,古人在《六法论》中提到的“骨法用笔”,骨即线也,在中国画发展的历史长河很难想象画家没有线的表现能力,如何进行创作。中国历代的山水、人物、花鸟大师都穷其精力,在线的造型形式上,线的运用能力进行着不断的探索与磨炼,使中国画艺术在中华文明千百年来璀璨夺目,独立于世界艺术之林。

  陈和莲在其多年的艺术实践中,无论是数学和创作,时刻抓住中国画以线造型,以线写神的精髓,创作出大批既有生命力又有时代感的作品。

  陈和莲是一位对生活观察细致入微的画家,他的作品题材丰富多样、他主张多写生,他经常带着学生或独自一人翻山越岭,走南闯北,足迹遍及名山大川、田原农家,他的作品能营造出常有的生活气息是与他坚持写生分不开的。

  在他的创作中充分运用了色彩的优势来表现民俗风情,在《湘西印象》中作者注重刻划湘西妇女赶集时的等待与焦灼的心情,并对湘西苗女的服饰,道具作了真实的表现。在《巴山人家》、《金色的秋天》、《深秋》、《野山》、《小木桥》一系列以大巴山农村风情画中画家以浓厚的传统手法描绘大巴山人纯朴勤劳的品格和俊美的形象,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

  人体美是最纯朴的美,更是古往今来中西方艺术家主题 ,陈和莲的重彩人体画,其造型略带变形,晕染不多,着力表现女人体的柔美与丰满,以鲜花、美人蕉、清泉相映衬,展示出女人体的纯洁及生命的本源和青春的浪漫,给人以美的享受。运用色调的变化来描绘蓝色调的清纯、红色调的激情、绿色调的浪漫,传递出作者对生活的热爱,充满激情。

  在工笔长卷《大唐乐艺图》中,我们可以看到画家精致的用线以及斑斓的色彩,飘逸却略带凝重的用笔把唐代崇尚丰腴美的仕女们刻划得恰到好处。斯图历时八年,画长23米,三百多个人物由十个内容段有机组成,构图气韵流畅,跌宕起伏,一气呵成,为陈和莲近年之精品力作,极具学术价值与藏价值。


                                                                                          (本文作者陈荣,四川美术出版社画册编辑室主任)

                                                                                                               文章来源:重庆书画艺术网http://www.cqart.com

以线造型  运色续韵——陈和莲工笔人物画欣赏 - cnhualang - 重庆书画艺术网名家集评以线造型  运色续韵——陈和莲工笔人物画欣赏 - cnhualang - 重庆书画艺术网名家集评

 

以线造型  运色续韵——陈和莲工笔人物画欣赏 - cnhualang - 重庆书画艺术网名家集评
以线造型  运色续韵——陈和莲工笔人物画欣赏 - cnhualang - 重庆书画艺术网名家集评

 

                                                              大唐风情的历史画卷——读陈和莲《大唐乐艺卷图》

    中华民族的绘画源远流长,波澜壮阔。时至唐宋呈现出了光辉灿烂的时期,名家迭起众彩纷呈,为我们畄下了无数的绘画珍品。

    唐王朝是在五胡之乱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在这一冼陈规的开放时代,审美标准推崇健美体态的风韵,与那个时代朝气逢勃的精神是相一致的。现有的唐人名画中,人物造型丰满健碩,色彩华丽鲜亮,具有辉煌灿烂的效果。是当时社会风情的真实写照。

    重庆三峡学院陈和莲先生的工笔画长卷《大唐乐艺图卷》,全长22.71米,高0.42米画中三百多个不同民族,不同国籍,不同阶层的人物,由十个段落有机组合在一起,全画气势宏大,人物众多,色彩艳丽,一派堂皇的华丽气象。是近年来难得一见的大制作。其白描稿应邀参加中国文联举办的21世纪中国首届书画大展获金奖。受到美术界观注。

    陈和莲先生制作此画萌发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应台湾方舟影业公司之邀,为电影《大漠紫禁令》作美术及服装设计,有机会去西安,兰州,敦煌,武威,张掖吐鲁番,鸟鲁术齐等地石窟寺,博物馆收集有关唐代的资料数百幅,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构思,为了使作品有较高的学术价值与收藏价值,,在绘制草图的过程中,再次前往西安,兰州敦煌等地收集资料,对人物造型,服饰,发式道具,陈设及画中表现的内容进行了严格的考证。在创作中曾三次推翻构图,七次大的修改,调整,历时八年,力图通过对唐代宫廷生活的集中展示,表现大唐盛世灿烂的文化及社会风情。

    作品由步輦出行,教坊练乐,龟兹舞步,剑器雄风,结发作书,霓裳羽衣反弹琵琶等十个内容段有机组合在一起,画中人物造型稳健敦实,线条匀整流畅,,用笔工而不滞,细而不腻,设色艳而不俗,构图紧凑饱满,密有致,纵观全卷,气韵贯通,显示出起伏的律动感。各组人物之间构成了既独立而又相互呼应的节奏感。人物脸部及肌肤色彩晕染细腻,很好地表现出罗衫柔滑薄透,肌肤如凝脂的感觉,尤其是贵妇臉上那种雍容闲逸的神态,令人心醉神驰。唐代诗人杜甫《丽人行》中,‘态浓意远淑且真,肌肤细腻骨肉匀’的诗句,正是这种宝贵气象的造型。著名美术评论家薛永年教授在跋语中称,‘以唐人画风写唐宫廷风俗,尤能集唐宋卷轴画与鐾画之美为一,形象丰浓生动,衣寇严用考究,用笔设色精丽,具见师古功深与治艺之精勤也。’      

    《大唐乐艺图》卷继承了唐代人物画遗风,全画运用朱砂,石青,石绿,大红,石黄等各种鲜艳的色彩,使画面呈现出交相輝映,绚丽辉煌的艺术效果,读后令人荡气回肠,充分展现了画家对传统内涵的高度把握和坚实的绘画基本功。

    对传统的坚守是为了找到发展的基点,面对纷繁的艺术现象和物欲横流的当今社会,和莲先生源自对传统的膜拜,而去拥抱传统肯定是一种痛苦的选择,然而,正是这种人生的态度使他沈下心来,历八年之久,克服了重重困难,怄心沥血,创作出工笔重彩巨制《大唐乐艺图卷》再现了盛唐时期的生活风情,志,力韵均奔都汇于笔下,頗有大气鼓荡,神帰自然的味道,美哉,壮哉。
                                                                                                              2003年 3月于武昌

  
                         (作者潘光午,湖北美术学院一级美术师,潘光午文章、陈和莲《大唐乐艺图卷》见2006年《美术》杂志第六期)

以线造型  运色续韵——陈和莲工笔人物画欣赏 - cnhualang - 重庆书画艺术网名家集评

  

                                                                              文章来源:重庆书画艺术网http://www.cqart.com

 

  评论这张
 
阅读(24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