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庆书画艺术网名家集评

重庆书画艺术网(重庆美术网) http://www.cqart.com

 
 
 

日志

 
 
关于我

重庆书画艺术网(重庆美术网)自2001年开通以来,访问总人数已突破40万。重庆书画艺术网(重庆美术网)正打造成为“重庆最具影响力”、“重庆领先、西部一流、全国知名”的综合性书画艺术门户网站。已成为宣传重庆书画名家的主阵地之一。 网址:http://www.cqart.com 微信号:QQ421814195

网易考拉推荐

曹建书法创作与史论研究五人谈  

2010-09-05 21:37:29|  分类: 名家集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嘉轩自述

                                                                                    曹建
    石涛以搜尽奇峰打草稿为山水画诀,鲁迅以“杂取种种合成一个”为典型人物塑造之方,杂交水稻则以优良品种杂交而成新品种。同理,书法之风格,仍可杂取种种而成优品。专攻一家者,正如诗词之专学一家,死于言下者众。然则,杂交虽杂取,非乱取,否则,则易生怪胎。博选而慎取,自成一家,势所必然也。
    吾之学书,专于此道者20年,方法由混沌而渐清晰,路数渐显,以书法之抒情写意为尺度,广选慎取,不拘形模。以篆书言,从吴昌硕、赵之谦上及邓石如、二李乃至诏版权量,无一不喜。行草而言,从沙孟海、启功近世诸贤,上及明清诸家、宋四家,唐之孙、张、怀素,二王等莫不以之为师,然于米及王铎有深好焉。晚近隶书,以何绍基、赵之谦诸人为善,而老辣苍浑则以何为上。以写意隶书之法杂糅汉、清隶而为隶书我法之所从出。
    将想法付诸实践,为人力所能为,而在实践中能有几多收获,则非人力所能控也。书学之可学,在于人力,而所成者,则天也。以书学路上之一学人,惟有努力而已也。
    吾之学术研究,范围几乎仍在书学。于晚近200年书法史料的梳理与研究,明目舒心,使人更知今日书风之渊源,进而达于不惑也。“不惑”而能于书法之道不惧不忧,进而能静,辅之以学养,自成己路或可指日而待也。
然,一己之私何能供天下之用?“教书自是千秋业”,“书生事业自堂堂”,师长之教诲未敢忘也,朝夕之争,而未敢懈怠也。

 

赠曹建兄
吴建华
辛卯年春入嘉轩,观主人临池挥毫,且有幸捧得,感佩甚殷。夜不能寐,披衣月下,新春润笔并赠之。
又见兰亭功,长史行草风。
拂云云亦淡,浇愁愁愈浓。
天高知地厚,水复喜山重。
飞来快雪意,千里尺幅中。

    【注释】“又见兰亭功”:兰亭序,又名《兰亭集序》等名,为晋代书法家王羲之撰写。其文其书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与颜真卿《祭侄季明文稿》、苏轼《寒食帖》并称三大行书书法帖。“长史行草风”:长史,官名,秦置。品级高下视所属机构而异,从三品至七品不等。唐代书法家张旭,字伯高,初仕为常熟尉,后官至金吾长史,人称“张长史”。与李白、贺知章等人共列饮中八仙之一。唐文宗曾下诏,以李白诗歌、裴旻剑舞、张旭草书为“三绝”。又工诗,与贺知章、张若虚、包融号称“吴中四士”。传世书迹有《肚痛帖》、《古诗四帖》等。“飞来快雪意”:指王羲之《快雪时晴帖》。该帖以行书写成,纸本墨迹。《快雪时晴帖》是一封书札,其内容是作者写他在大雪初晴时的愉快心情及对亲朋的问候。以圆笔藏锋为主,起笔与收笔,钩挑波撇都不露锋芒,由横转竖也多为圆转的笔法,结体匀整安稳,显现气定神闲,不疾不徐的情态,明代鉴藏家詹景凤以“圆劲古雅,意致优闲逸裕,味之深不可测”形容它的特色。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千里尺幅中”:成语为“尺幅千里”,指一尺长的画幅,画进了千里长的景象。比喻外形虽小,包含的内容很多。出处 《南史﹒昭胄传》:“幼好学,有文才,能书善画,于扇上图山水,咫尺之内,便觉万里为遥。”
                                                                         (诗作者吴建华为西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

                                                                                                 来源:重庆书画艺术网/重庆美术网  http://www.cqart.com

曹建简介:曹建,1968年生,别署曹健,字尚游,号嘉轩,四川仁寿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重庆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重庆市文联委员,教育部同行评议专家,重庆市第二届学术技术带头人后备人选,重庆市首批宣传文化系统“巴渝新秀”青年文化人才,入选重庆市社会科学专家库专家,九三学社重庆市委委员、九三学社重庆市北碚区委副主委,西南大学文学院中国书法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近年来撰写数百万字书法史论著述,主编大中小学教材多种,其中《大学书法鉴赏》分别获得重庆市图书奖(2005)、全国高校出版社协会畅销书一等奖(2003)。代表性著作《晚清帖学研究》荣获中国书法兰亭奖(2006)、重庆市政府文艺奖(2008)、全国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会科学)三等奖(2009)。主持2007年度国家社科基金课题,结题优秀。主持教育部2005年度规划课题,成果《二十世纪书法观念与书风嬗变》(合著)获第四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三等奖(2012)。书法作品参加国内外多项展览。


  艾艾故是一凤
  ——曹建书法创作与史论研究五人谈


  ▲周永健(重庆市文联副主席、书法家协会主席,西南师大硕士生导师):

  曹建,蜀之仁寿人也。今世学可居位,曰学士、硕士、博士,君相衔而进,次第以得,岂学堪励志,欣逢其时,一业之可显可彰者皆假能人以授也。

  君形貌不比丰伟,但诚朴其质,清疏其性,学能用精,濯濯自大。其开合裕如,风骨自生者,或在笔耕处,或在论学时,或在酒酣后。君善酒,量不甚大,每与友朋聚,把盏豪纵,今古无隔,视夫放任旷达形色无掩者,盖真源本性显也。君以学养气,以艺铸质,故市尘澄清磊落溢出,则雅量豁豁见无多人。昔外使谒曹,睹座后阿瞒因发不虞之千赞,顾气格不匿,凭于形色离于形色者,又岂衡斤称两羁形滞色而以显隐贵贱论焉!

  君本学自中文专业,继从徐无闻先生攻书学硕士,复从黄惇先生攻书学博士,徐黄二先生一耽文而涉艺,嗜古能通;一恃艺而秉文,知古能变,皆今世书坛人物之选。君承徐黄之授而有其得,学风故正,艺格复清,更起积岁之力,痴痴孜孜凡十数年:艾艾故是一凤,吴下更见阿蒙。验于学,近有博士论文诣晚清帖学,披沙简金,既论亦证不遗细,洋洋洒洒凡十数万言,学识才力缘文可见;显于艺,执锋陷纸,正多恣纵,爽爽朗朗有明人风气;复倚隶篆涉为兼攻,缘质而劲拔,巧拙互用而不以流便仅擅。

  余涉世故久,知当世文坛、艺坛流弊者也深:巧舌如簧者虚妄为论,慌不及地者漂浮弄史;侏儒形骸者柱蜡枪而称雄,膏沐眉眼者凭佻巧而傍文,一时熙攘杂错迷迷不去者,总成泡沫翻腾。君果能配志而行,成人为归,疏当世之浊,循大道之真,则学则艺又安有不成?瑶林琼树,非是风尘中物;性理弗违,要在心能转身。握学问之枢机,通人天于佳会;破心物之迷障,取艺境于清虚。世法能为,一私可共天下;出世法堪用,一躯勘破死生。悟贤圣可为我亦能为者,俟君来日之证。

  ▲黄惇(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曹建现为西南师大文学院副教授、书法硕士生导师。硕士阶段师从著名古文字学家、书法家徐无闻教授,2001年考入南京艺术学院攻读博士学位,我是他的指导老师。他学风严谨,研究能力很强。其博士论文《晚清帖学研究》在选题上富有创意,研究上注重文献史料与研究方法的完美结合,检阅古代文献甚勤,努力于前人未涉足处着手,在该研究领域具有前沿水准,对突破晚清书史研究的已有思维模式有着积极的意义。

  ▲周积寅(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曹建勤奋努力,治学严谨,富有钻研精神。他的博士论文《晚清帖学研究》是其科研水平与学术能力的集中体现。该文以晚清帖学为研究对象,对晚清书家的文集、笔记、年谱等大量史料进行了深入考察,既是对晚清帖学的总体梳理,又是对康有为以来晚清“碑学笼罩说”的反拨。在对史料进行充分研究的基础上,他提出晚清帖学并没有消亡的观点,将“碑学笼罩说”笼罩100年的晚清帖学以其真面目凸现出来,澄清了中国书法史上对于这段历史的误会,填补了书法史研究的空白,为晚清书法史的深入研究提供了不可或缺的成果。

  ▲胡长春(安徽大学博士、安徽美术出版社副编审):

  我和曹建同学于西南师范大学,师从徐无闻先生。曹建毕业后留校工作,我则回安徽工作。其后曹建来南京艺术学院做访问学者并攻读博士学位,我们交往就更方便了。

  曹建兄为人忠恕、厚道,朋友极多。常于酒酣耳热之际,纵论古今,其评点人物之真知卓识,盖见其性之真之醇。

  曹建兄为学精益求精,知识面极广。他在全面研究书法史论的基础上,又把触角伸向了清代史和艺术学领域,不久前又进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后流动站,从而锁定了更高的目标。

  曹建兄为艺孜孜以求,注重文化品位的提升。巴蜀大地山川清淑,人物风流。人们都说蜀人出川都能变成龙。曹建兄在南京生活学习了四年,放情于江南美景,浸沉于六朝古都文化之中,吴蜀文化的交融已在他的书风构建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而今曹建兄又决意北上首都,去感受骠悍的幽燕气息,去体悟博大精深的皇朝文化,相信曹建兄的这些努力,定会在其书法艺术上大放光彩。

  ▲张兴成(西南师范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当代文化生产的机制正在发生着重要的变化,书法亦然。书法不再是文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当今书法在日益脱离书写的实用功能走向纯艺术的同时,正在不断地被纳入到一个由生产、流通和消费过程所形成的新的生产机制和社会场域中。评价一个当代的书法人,我们应该特别注意将物质性的”制度”因素与个人的艺术创作结合起来加以分析,在各种互动关系中认识、评价其书法创作的生存状态。 

  如果在这样一种艺术机制中来审视曹建,我们可以说曹建是一个集书法创作、研究、批评、组织和教学一身的典型的当代书法家。曹建接受了从本科到博士的“学院化”的教育训练,这使他具有了比较系统、扎实的知识结构和理论素养;多年来一直从事书法史、书法理论的研究使得曹建对于传统的理解与认识较之一般书家深入理性得多;而本科和研究生的教学又为他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和独到的鉴赏能力;作为重庆书协的副秘书长和学术委员会主任,曹建参与了许多书法活动的组织与批评,这对于他理解当代书法尤其是西南地域的书法状况提供了优越的条件与视角。

  对于书法艺术的学习与创作,曹建非常重视“字内功”与“字外功”的结合。这也许已经成为学习书法的口头禅,但是要真正落实到践行之中却并非易事,尤其是“字外功”。这种认识的产生一方面与曹建的师承有关,另一方面这也是曹建在深入理解传统与当代书法创作现状的基础上的体会。纵观书法史,技法问题始终是一个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字内功”在书法学习中“无之必不然,有之不必然”,技法有着很强的规律性,只要认真学习总结,是易于掌握的。但单纯的技法训练到一定程度后会随着认识的局限和涵养的枯竭而流于不断地重复和表面,使人陷入越来越深的积习之中而难以自拔,最终成为字匠和形式的玩弄者。而“字外功”无边无际,一般人容易流于概念化的理解。“字外功”并非只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而是如何把万卷书、万里路熔铸在艺术感觉与个性中。书法艺术是在不变中求变,更是在变中寻不变,变者为一切学习对象,“万象为宾客”,将不同时空的艺术形式与观念统统纳入到我的视野之中,不变者为寻找自我本性,艺术最终当“如其所是”。学问之道求其放心而已,理得则心安;艺术之道求其真情而已,情动而辞发。正如马一浮先生所说,“学者须知六艺是吾人性分内所具有的事,不是圣人安排出来。吾人性是本来广大,性德本来具足,故六艺之道即是此性德中自然流出的,性外无道也”。关于这一点,曹建在研究赵之谦时对其《章安杂说》中的一句名言深有体悟,“书家有最高境界,古今二人耳。三岁稚子,能见天质;绩学大儒,必具神秀。故书以不学书不能书者为最工”。三岁稚子有自然本性,而绩学大儒能自识本性。一个艺术家不管其技法锤炼到什么程度,也不管其学问涵养到何等境界,始终应该保持纯真的眼光和鲜活的感受,既“能从贯常的平凡事物中见出引人入胜的一个侧面”(歌德),又能摆脱传统的成见陈规和被外界熏染的自我习性的束缚。所以,李贽提出要有“童心”,毕加索也说,当他只有20来岁时,技法就已经达到拉斐尔的水平了,但为了学会象儿童那样画,他却付出了终身的努力。艺术最大的敌人是麻木,只追求技法的书法家和只追求知识的学者一样,终身只穿着他人的衣服,久而久之会陷入“知识障”和形式的游戏之中。艺术家应该有着双重的视角,既能够以“绩学大儒”成熟的、深刻的、理性的眼光来审视生活,揭示生活的底蕴;又能够以“三岁稚子”天真的、陌生的、非理性的眼光感受生活,充分地把生活的诗性光辉放射出来。曹建曾跟笔者谈起业师徐无闻先生善用“巧”,而自己难及其“巧”而性中带“拙”,故不能完全亦步亦趋地照搬老师,“巧”不及则保持自己生拙之本性,并在技法与研究中不断寻找自己的这种本性和艺术感觉,使之充分鲜活地表现出来。自知者自明,自明者自强,在这一点上曹建与那些跟风的“流行”书法家拉开了距离。

  以学养艺,以艺润学,学艺双修,这是曹建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在学术研究上,综观曹建目前的学术成果,我认为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对传统书法理论和书法美学的梳理与研究,尤其是晚清书法理论;二是对地域书法,主要是西南地区书法的研究与介绍;三是对书法教育规律的总结与探索。

  近年来,曹建在书法史、书法理论方面的研究取得了较为丰硕的成果,涉及范围也较为广泛,如《南北朝书法篆刻史》、《中国书法家全集 高凤翰卷》、《杜甫书法论》、《米芾在书法批评史上的贡献》、《赵之谦书法篆刻美学思想》、《精神的关注:中国书法与西方抽象绘画的关系考察》等等,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曹建在研究方法基本上承袭了老师徐无闻、黄惇的研究模式,重材料和考据,忌玄思与空谈。他常谈到徐无闻先生的教诲:“做学问一定要言必有理,言必有据,切忌空泛。”在南艺读博士,曹建感触颇深的是与黄惇老师一起泡图书馆,不仅得到的是知识,更重要的是黄老师实实在在的治学精神。晚清书法史与书法理论一直是曹建关注的主要问题,从硕士论文对赵之谦的研究,到现在博士论文研究晚清帖学,曹建抓住碑学和帖学的关系,一步步深入到晚清这一书法史上异常复杂的时段,在占有大量的书法和其他文献的基础上,曹建敏锐地指出,我们过去将晚清书法简单地看作是“碑学笼罩”的看法很不恰当,我们不过是被康有为的“变革”表象蒙蔽了。不是碑学的统治,而是康有为观念的统治而已。事实上,晚清帖学异常兴盛,重帖学的观念也颇为顽固,即便是到了康有为大肆提倡碑学时,帖学也未曾出现一般书法史所描述的危机。所以,碑与帖之争也许只是历史的表面,只有深入到历史的复杂性和可能性中,我们才能真正把握书法运动的历史命脉。关注历史、思考历史是人类前进的基础,宗白华先生说得好,“历史上向前一步的进展,往往是伴随着向后一步的探本求源”。历史探索是理解自身的最好的方式,尽管这并不能改变历史。美国历史学家唐纳德·R·凯利说,“历史在本质上是对人类环境无休止的探询”,这种探询表现了人类对自身之迷的无限追索。深入研究书法史、书法理论史是我们正确认识当下的最好方式,缺乏历史观的人只能随波逐流,被时代和他人任意雕塑。

  学无止境,教有所长。每一个为艺为学者都是一个在路上者,都渴望到达艺术与学问的顶峰。熊秉明先生曾说他50岁时谈书技,60岁时谈书艺,70岁时谈书道,艺术与生命体验、人生境界始终是统一的。综观曹建的书法创作、研究与教学,我们可以说他是一个很有潜力的青年书法家。醇厚朴实的性情使他远离喧闹,不涉浮华,多了一份自明的真诚,这是为艺者难得的心境;宽广扎实的学术积淀使他能够融会古今、取精用宏,具备一双理性的眼光,这是为学者必具的基础;丰富独特的教学经验使他知行合一、心手双畅,有了教学相长的体会,这是育人者进步的阶梯。在创作、科研和教学的相互砥砺中,曹建正在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多面的书法人。我们期待着他不断的进步与成功。

                                                                文章来源:重庆书画艺术网http://www.cqart.com

  评论这张
 
阅读(9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