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庆书画艺术网名家集评

重庆书画艺术网(重庆美术网) http://www.cqart.com

 
 
 

日志

 
 
关于我

重庆书画艺术网(重庆美术网)自2001年开通以来,访问总人数已突破40万。重庆书画艺术网(重庆美术网)正打造成为“重庆最具影响力”、“重庆领先、西部一流、全国知名”的综合性书画艺术门户网站。已成为宣传重庆书画名家的主阵地之一。 网址:http://www.cqart.com 微信号:QQ421814195

网易考拉推荐

三峡画家,爱海起舞激荡江山如画----重庆三峡画家李明伟先生的传奇爱情故事  

2011-10-15 19:06:21|  分类: 名家集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8月8日,长江三峡神女峰下,一个卷发披肩的男人和一个娇小清秀的女子在长江边泼墨写生,江水浩荡,激情奔涌,一幅苍茫群山中大江东流的写生画很快呼之即出栩栩如生。这个66岁的男人,便是享誉三峡的画家李明伟,而身边那位相依相伴的美丽女子,便是画家苦恋了19年的女友崔月,而今,他们已经组成了幸福的家庭。

  

  今年40岁的崔月,是李明伟的学生。19年前,李明伟在重庆万州一所大学执教,他是美术系主任,就是这位上天安排的女子,电光一样激荡了李明伟奔腾的心灵,他们开始了一场惊世之恋。为了这场苦恋,李明伟毅然从大学辞职,开始了他们爱情旅程的艰难跋涉。因为爱情的滋润,李明伟的创作激情熊熊燃烧,两人比翼齐飞,合作创作的一系列三峡画卷震惊了画坛,传为佳话。

                                        三峡画家,爱海起舞激荡江山如画----重庆三峡画家李明伟先生的传奇爱情故事 - cnhualang - 重庆书画艺术网名家集评 画家图片.jpg


下载 (59.64 KB)
2011-9-1 15:16
(图为故事男女主人公)

那窗外身影灼痛少女的心,苦恋的教授在神女峰下呼喊


  

   1945年12月,李明伟出生在四川仪陇县嘉陵江边一个风光秀美的小镇,1970年从四川师范大学毕业以后分配到重庆市云阳县高阳中学任教,因为他突出的绘画才华,10年后调入云阳县文化馆。1987年,李明伟以其创作实力调入四川省万县地区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现为重庆三峡学院)任教,亲自参与组建大学美术系并任系主任。李明伟扎实的艺术功底和豪放坦荡的性格成为大学校园里学生们的偶像,并很快升为副教授。

  

   一个叫做崔月的美术系大学生,在1992年秋天闯进了李明伟的心灵。1971年12月,崔月出生在重庆市开县临江镇。1992年夏,崔月考入万县师专美术系。勤奋的崔月成绩优秀,是班里的班长,还是学生会的干部。

  

   刚到校园,崔月便面临选择油画与国画专业的选择。在学校学生会组织的一次教师民意测验中,李明伟的分数高居榜首,这引起了崔月的好奇。于是,崔月便怀着好奇选择了师从李明伟的国画专业。

   

   第一次见到李明伟,崔月便忍不住观察这个有着浓厚艺术气质的人,发现李明伟说话热情风趣,特别是他独特的教学方式,自由挥洒,引经据典,让学生们的兴趣被调动到了极致。

    1992年10月的一天,那天下课后,李明伟在教室走廊站住了,他一下叫住了崔月,问她:“崔月,你来自哪里啊?”崔月回答说,来自开县临江。李明伟又问:“你的家乡有一条江吗?”崔月被他的问题逗乐了,她说,有啊,很美的一条江。李明伟怔住了,他望着崔月说,他的故乡也在嘉陵江边,从小便因为有江水的浸润,才激发了他对艺术的爱。崔月看见,李明伟在诉说中仿佛还沉浸在对故乡的回忆中。就在崔月转身离开的时候,李明伟突然说:“崔月,我有一天要到你家乡的那条江边去画画。”李明伟的话让崔月一阵惊异。

  有一天在课堂上,崔月抬起头,突然一下与李明伟的目光相碰了,那双眼睛里,有着火苗一样燃烧的眼神。羞涩的崔月感到脸一下热得发烫,她迅速埋下头翻着书本。下课后,李明伟又叫住她说:“崔月,你来我的画室看看吧!”

 李明伟的画室就在教室的斜对面。崔月来到李明伟的画室,看见一个硕大的画台立在画室中央,各式画笔摆在画台上,墙壁上,悬挂着一幅幅三峡风光画图,巍峨苍茫的群山中,一条大江浩荡奔流。崔月看得惊呆了,她对李明伟的艺术才华油然而生一种敬意。崔月怯生生地问:“李老师,你为什么喜欢画三峡啊?”李明伟激动地说,三峡是他艺术创作中的魂魄。李明伟还讲起了他大学期间的一件往事,他告诉崔月,那一年和同学们游三峡,在一个清晨,他在喷薄而出的红日中,仰起头看见了赤甲山,那一瞬间,他完全惊呆了,眼眶中盈满了泪水。李明伟告诉崔月,就是在那一刻,他深深地爱上了三峡,对三峡开始了魂牵梦绕的追逐,大学毕业以后,他才选择了离三峡很近的的云阳任教。

   “李老师,我可以画三峡吗?”崔月轻声地问。“可以啊,崔月,三峡,它不是属于一个人的,应该让所有热爱它的人来永远地描绘三峡,歌咏三峡!”李明伟热情地相邀崔月来学生描绘三峡。

   后来,崔月怀着对三峡一种神奇的爱,她多次去李明伟的画室从临摹开始描绘三峡,李明伟对崔月的天赋和灵气大加赞赏。老师的赞扬让崔月感到有些难为情了,在艺术的殿堂,她还是一个在门外偷偷观望和留连的人。

   有一天,崔月在李明伟的画室作画,她抬起头,再一次迎住了李明伟深情的目光。她惊异地发现,其实在她作画时,李明伟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身上。

   敏感而又惊慌的少女开始躲避老师追逐的目光。然而,李明伟的心却掀起了波澜。自从见到崔月的第一天起,他就一直在暗暗地关注着她,崔月是一个恬静而又淡雅的女孩,就像一株亭亭玉立的荷花,在李明伟的心里飘香,渐渐浸透到了他的灵魂中去。他对三峡的热爱,是命运的神秘眷顾,那么,崔月的出现,是不是爱神的安排啊?崔月的出现,常常让李明伟感到幸福得想在深夜起床大声歌唱。

   有一天夜里,李明伟失眠了,他忍不住起床作画,还在室内放声高歌,他的闹声引起了妻子的不满。面对妻子,李明伟也觉得深深的愧疚。他和妻子是大学同学,这么多年来,妻子同他相濡以沫,默默的支持他的事业一步一步发展。然而,他感到自从崔月出现以后,他同妻子的交流越来越少了。思念的折磨,让李明伟有一天在梦中呼喊崔月的名字。妻子大惊,连声问他:“崔月是谁?”

   崔月,这个夺人心魂的女神,让李明伟的内心总有一团火在燃烧。为了引起崔月对自己的注意,每一天上课时,李明伟便假意散步来到教室的窗前散步,或是哼几句歌曲。李明伟在窗外的身影,灼痛了崔月的心。从他那痛苦而又憔悴的眼神里,崔月知道,那是一个男人在为她燃烧。然而,这怎么可能呢?虽然仰慕他的才华,但年龄的差异,身份的特殊,那是不可能的啊。

 少女紧闭的心扉让李明伟深深地痛楚。有一天,黄昏,他一个人登上校园后的西山太白岩,远眺晚霞中大江奔流,他忍不住大哭了一场。崔月啊,你为什么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让我这样独自痛苦。

   1993年3月的一天,崔月的妈妈来到学校看望女儿,在学校操场,母女俩一下见到了正在“散步”的李明伟,李明伟走上前来热情地问候崔月的妈妈。李明伟转身刚走,妈妈便拉住女儿的手突然说:“你要小心这个人,他眼神怪怪的。”崔月说:“妈妈,他是我们的美术老师,人很好的!”“搞美术的人,往往人很坏!”妈妈提醒说。

  5月到了,学校美术系要组织一次外出写生活动,一条线是在贵州,一条线是赴三峡。本来,崔月想去贵州,但李明伟找到了崔月,眼神里流露出诚恳,他说:“跟我去三峡吧,在那里,你会找到创作的灵感!”崔月答应了,这让李明伟欣喜不已。

 李明伟带队有40多个学生,一路上,李明伟为学生们深情地讲解三峡,描绘三峡。崔月第一次感到,面对壮丽雄奇的三峡时,李明伟那种热忱的目光让她也很感动。在同学们的嬉闹中,崔月安静地坐在一旁凝望连绵的群峰。“崔月!”有人在轻轻唤她的名字,抬起头,是李明伟!李明伟的眼睛里有湿润的光在闪动,崔月一下躲开了。

  5月18日,李明伟带着学生们来到了神女峰。眺望那屹立千年的神女峰,李明伟落泪了。此刻,神女峰下满山的红杜鹃火一样燃烧,李明伟忍不住轻轻吟涌起了舒婷的《神女峰》:“神女峰上张望了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上午,师生们来到了青石洞,作家徐迟曾在一篇文章中写到,青石洞是为神女峰而生的。在青石洞,面对遥遥相望与神女峰隔岸相望的神女峰,李明伟激情澎湃,他再也熬不住对崔月的相爱之苦,等学生们在一旁写生时,他猛地拉过崔月的手来到山峰上的一块大石上,“崔月,神女峰作证,我爱你,请你接受我的爱吧!”李明伟噙着热泪大声说。江水奔腾形成漩涡,李明伟的表白让崔月仿佛听见了天边的雷声滚过,她惊呆了,一下泪流满面。

 惊恐的崔月哭着挣脱开李明伟的手往前猛跑。“不,不可能!”她边哭边喊。少女的心全被搅乱了,为了躲避李明伟,崔月悄悄提前乘船返回了学校。


舆论风暴,私奔的爱情几多无奈

 对崔月的痛苦思念让李明伟感到了每一个日子的煎熬。对崔月的爱,他觉得自己是在踩着架在悬崖之间的一条脆弱的钢丝。李明伟有家,大儿子已考入天津一所大学就读,成绩优异的小儿子正读高中。对崔月的相思已经成灾,李明伟的苦闷无处诉说,他很快变得憔悴下去。

 李明伟孤独的背影后,也有一双悄悄凝望的眼睛,那就是崔月。每次上课,在校园相逢,两个人的目光一碰,就知道彼此眼里欲说还休的话。李明伟给崔月写了一封信,在信中,他表达对崔月的相思之苦。他说,崔月,这一辈子,三峡,是他的最爱,崔月,是他最爱的人。李明伟说,在他的感情生涯里,真正走进他心灵像一棵树一样蓬勃生长的人,是崔月!

 面对这个充满才华男人的表达,崔月哭了。被人爱,是一种幸福啊!然而,这份爱,为什么让她感到慌感到乱直想逃。在迷茫的大森林里,崔月是一只惊慌的小鹿,她想寻找一种保护。而面对这个充满热情的画家,她却感到身不由己的情感颤抖。崔月和同学们闲聊时说,同学们在心里都对从事艺术的人缺乏安全感,艺术家大多狂放,追求自由与个性的张扬,他们不停地寻找激情,却又朝令夕变。所以,在心里,崔月还有一份对李明伟狂热背后的疑虑。

 崔月的姐姐从重庆一所大学毕业以后,正好分回学校执教。崔月把自己的苦恼讲给姐姐听,大度的姐姐只说了一句:“李老师很有才华,人品也不错,不过,他有家啊,你要好好考虑!”

 1993年9月,崔月的弟弟也考入姐姐所在大学中文系就读。弟弟也很爱艺术,他常常来教室旁听李明伟讲课,弟弟叹服地说:“姐姐,李教授真是一个奇人啊!”

 苦恼之中的李明伟,把自己的心里话向恩师岑学恭先生写信倾诉。岑学恭是徐悲鸿的高徒,尤以画三峡在画坛弛名,在画坛有“岑三峡”之美誉。岑先生在回信中,他把老师徐悲鸿和廖静文相爱的故事讲给了李明伟。在信中,岑先生鼓励他,如果内心是一份真爱,就让它顽强地生长和表达吧!

 恩师的话给了李明伟明亮的光芒。是的,一个人一生,又会相遇几次闪电一样抵达灵魂的爱情啊!李明伟发誓,他要用时间来证明,这一份爱是真诚而又持久的,爱,是燃烧的火!爱,也是屹立的山!

 李明伟的执著终于让少女内心的花蕾悄悄地为他俯首开放了。1994年3月的一天,在西山太白岩的林荫下,崔月哭着说:“李老师,我接受你的这一份爱!”那一天,李明伟抱着崔月,像一个委屈的孩子哭了。

 崔月告诉李明伟,从小,她就生活在一个父母常常吵闹不休的家庭,长期住在外婆家里,她渴望一个安全感的男人。她还告诉李明伟,此前,在重庆读大学的一个同学,也辛苦地追求过她。然而,那个帅气的大男孩总让她觉得有一些飘,于是,她放弃了。

 这份不敢曝光的爱,是如此的艰难,真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然而,没有不透风的墙,李明伟和崔月相恋的事还是被学生们传开了。

 大学校园里开始弥漫着一种沉闷的气息,让崔月压抑得喘不过气来。崔月感到,自己仿佛是一只密不透风林子中的鸟,沉重的翅膀不能让它飞,让它唱。有人暗中传话给崔月,说李明伟是一个风流的男人,要崔月当心。有人又传话给李明伟,说崔月是一个轻佻的女子,要李明伟不要栽在这样一个女人身上。

 各种议论风生水起。学校领导也开始找李明伟谈话了,婉转而又强硬地提出,要李明伟自重自爱。

 每一次和崔月相见,李明伟就欢喜和兴奋得象个孩子,因为有一份爱情的滋润,他的脸上有了红润的光泽。“崔月,你知道吗?因为有你,我觉得我在作画时,我的心灵可以狂舞!”李明伟激情地表白。崔月却是一个冷静而又理性的女孩,她告诉他,这份“地下室”里的爱,让她深深地苦闷。听了崔月的话,李明伟感到非常心痛,他觉得自己不能给崔月一份完整的爱,又心生愧疚。

“崔月,我爱你,在乎你,一定要拥有你,我去和妻子商量离婚吧!”李明伟说。“不,不,我不要,我不想去伤害你的家庭!”崔月哭着说。

 1994年7月,崔月面临大学毕业分配。李明伟调动自己的朋友关系,开始暗中活动帮助崔月在万州找一份工作。就在李明伟已为崔月联系好了在万州一家机关单位的工作后,崔月却突然消失在了他的视线。

 8月,李明伟代表学校去成都招生,招生期间,几乎是与外界封闭式的没有联系。就在8月,崔月却主动选择了去江苏无锡市一家绣品工艺厂上班,从事工艺美术设计工作。

 远在成都的李明伟一下失去了崔月的消息,他急得团团转,有时候又暴躁地大发脾气。为了查寻到崔月的分配去向,他几乎调动了自己全部的朋友群,终于查到了崔月所在单位的电话。电话一次一次打过去,却总是说崔月不在。李明伟给厂里留言说,如果崔月来了,请尽快与他联系。

 痴情的李明伟让崔月心里有了内疚。其实,她选择这遥远的地方,也是开始在逃避这一份不踏实的爱情。崔月说,如果这一份爱情在命运中已经注定,那么,无论在天涯何处,总不会逃散的。她选择无锡,也是在暗暗考验李明伟的感情。

  

   9月的一天,李明伟终于接到了崔月打来了的电话。电话里,李明伟哭了,说:“崔月,你赶快回来吧!”崔月说:“李老师,你多保重!”不久,李明伟给崔月寄去一封特快专递,李明伟在长达13页的信中诉说了他在成都四处打听崔月的情况,信中还附上了通过114查询的话费单。捧着李明伟的信,崔月大哭了一场。就是在那一天,崔月才真正从心里感到,李明伟的爱是真诚的。在遥远的太湖之滨,崔月依稀看见了长江之边上一个徘徊眺望的身影。

 从此,李明伟和崔月开始了长达大半年的电话联系。每一次去万州主城给崔月打电话,李明伟一打就是两个多小时。通过电话,两个人开始诉说相思之苦。通过电话,崔月对李明伟的感情升温了。在无锡,一个小伙子开始追求崔月,崔月明确地告诉他,她心里已经填满了一个人的位置。

 相思之苦折磨着两颗相爱的心。1994年中秋节,崔月悄悄回到万州,见到了憔悴的李明伟。那个月明之夜,两人把恋爱关系正式确定了下来。

 1994年12月,李明伟因为学院业务出差要去江西景德镇。李明伟从成都坐火车到无锡,把崔月一同接到了景德镇。那一趟旅程,真是他们幸福的爱情时光,两人一起去庐山、黄山写生,在黄山天都峰,两人都共同锁了一把同心锁。

 崔月坚定了同李明伟的相爱,1995年1月,她从厂里辞职回到万州,住在了万州城一个朋友家里。

 1995年5月,李明伟决定从学校毅然辞职。走出校园,赶到万州城和崔月相见。李明伟对崔月说:“崔月,我已辞职了,我们离开这个城市吧!”崔月哭了:“李老师,你要好好考虑啊,为了我,你付出了那么多!”

 第二天上午,李明伟通过邮寄方式给学校写了一封辞职信寄回学校。下午,他和崔月向朋友借了7000元钱,乘船到岳阳,再从岳阳乘火车到了广州。一路上,两人依然惊魂未定,为这份艰难的感情在一个新的城市里生长,他们付出了太多的代价。

 在广州,李明伟和崔月在一家中德合资公司打工。公司老总很赏识他们的才华,并亲自为他们租下了房子住下。

 在公司,李明伟和崔月共同从事一份广告设计的工作。然而不到一个月,自尊的李明伟便开始了不适应和失落,他骨子里是一个向往艺术殿堂的画家,现在却为生存从事一份毫无激情的匠人之类的工作。有一天,公司老总让他画一幅画送给他,李明伟却感到手仿佛不听使唤似的沉重,等他笨拙地画完一幅国画后,他越看越觉得差辱,猛地一下撕碎了画纸。

 1995年8月,李明伟和崔月又从公司辞了职,回到了万州。

有爱奔腾,共同描绘壮丽大三峡

  回到万州,李明伟和崔月注册成立了“同志”广告公司,开始了他们下海创业的生涯。1996年1月,公司承接了在万州的一期灯会业务,但在经商方面,单纯的李明伟在这笔业务中却亏掉了6万多元,公司的生存一下陷入了绝境。

  其实,李明伟在万州的人缘相当深厚,然而,一向自尊清高的他却总放不下面子去承接那些匠人般的活务。

  1996年8月,他的小儿子考上了北京一所大学,同月,他与妻子协议后离了婚,走出家门,除了穿一身短裤短衫,衣袋里只有17元钱。

  创业初期,李明伟和崔月开始了长达两年多的艰辛生活。李明伟坚决反对出去接广告装修之类的业务。在他心中,只有绘制壮丽三峡的画卷,才是他最真切的梦想。

  这一时期,李明伟常常把一股无名之火发向崔月身上,崔月默默忍受着。知道李明伟一直沉浸在对艺术殿堂里高雅艺术的追求之中。在两人最困难的日子里,崔月被饿晕在街头。除了内心的自责,李明伟便是望着房内的画发呆,然而,他拒绝出售画作。

  1999年6月的一天,李明伟在出租屋内对崔月一顿怒火发泄,伤心而又委屈的崔月哭着给他写了一封信。在信中,她说,明伟,我们好好分手,让你放飞,去艺术的天空飞翔吧!当时,两人通过艰辛创业后已留下了4万元积蓄,崔月只取了5000元,其余的都留给了李明伟。

  崔月提着简单的行李赶到了在宁波工作的弟弟那里。回到家,面对崔月留下的信和钱,李明伟嚎啕大哭起来。那天他才感到,自己的无名之火对崔月发泄是多么的残酷和不公啊。两人艰难的爱情,彼此的付出都是一样沉重。

 在宁波,弟弟问崔月:“姐姐,你为什么要离开他啊?”崔月哭着摇摇头,弟弟也许永远不会知道他们内心间的挣扎。对李明伟的思念,却在异乡的夜里开始升腾。崔月把她最喜欢的一条粉红色的裙子撕碎了,那是两人打工期间去珠海游玩时买下的。崔月穿上那条裙子时,激动的李明伟还给她画过一幅素描,画上,裙裾飘飘的崔月是他眼中最美的天使。

  然而,这份爱,为何要经受彼此的伤害呢?失去了崔月的李明伟,几乎把万州城的每一条大街和小巷都转了几圈,却依然没有找到崔月的消息。每天晚上的梦里,总是出现崔月轻轻推开门扑进他怀里的梦。

  这个梦在一个月以后的一天晚上成真了。7月18日,李明伟正在房间作画,崔月提着一个袋子真的推开了门,一瞬间,李明伟惊呆了,她瘦多了,崔月哭着扑进了李明伟的怀里,两人抱头痛哭。李明伟哽咽着说:“崔月啊,我再也不会无缘无故伤害你了!”

在离开李明伟的日子里,崔月才真正明白,李明伟心中的梦想被现实生活碾压后的挣扎。在失去崔月的一个多月里,李明伟才懂得,这个小他26岁的女孩,是真正需要他呵护与疼爱的。

 有时候,崔月又觉得李明伟像个孩子,需要疼爱。当他发无名之火的时候,她感到他就像森林中的一只老虎,有些可怕。然而,时间久了,就发现他毕竟是一只温柔的老虎。崔月的妈妈首先接受了这个比她大3岁的“女婿”,常常捎带一些土特产给女儿家,让李明伟品尝家乡风味。1999年8月,崔月第一次带着李明伟回到了开县临江,老家一下沸腾了。李明伟带着崔月在临江镇写生,美丽的临江流进了李明伟的心里,也滋润着两个人甜蜜的爱情。

  许多朋友向李明伟伸出了真诚的手。他们说,李老师,你很不容易啊,有什么业务,我们交给你做。两人承接的业务渐渐多了一些,稳定的收入让他们过上了正常的日子。

  2002年4月的一天晚上,崔月说:“明伟,走吧,我陪你去三峡写生!”崔月的话让李明伟触电似的跳了起来,血液仿佛一下在内心奔腾,三峡,魂牵梦萦的三峡,那才是他艺术的根啊。

  依然是红叶满山的季节,崔月陪伴着李明伟沿着三峡两岸边走边画,两人一同画了300多张长江三峡速写稿。他们又去寻访了青石洞,在那里,崔月还仿佛听到了当年李明伟向他求爱时的呼喊在水雾迷漫的峡谷回荡。

在小三峡的雾峡峰,崔月听到了布谷鸟的叫声,李明伟便给她讲这种相思鸟的故事,崔月听得落泪了。在夔门边的赤甲山上,李明伟深情地对崔月说:“崔月啊,这一生,有你陪伴我来圆描绘三峡的梦,我知足了!”

从三峡写生回来,两人立即联手绘制三峡各个景点的国画。雄壮的夔门涛声灌耳,月光下的白帝城,树木葱郁中的张飞庙,眺望千年的神女峰,幽静相思的青石洞……三峡沿岸的风土人情都成了他们笔下的作品。

  沉浸在三峡的绘画中,李明伟才感到了灵魂和生命深深地溶为了一体。而崔月的陪伴,又让他艺术创作的灵魂风一样飞扬。

  李明伟和崔月合作创作的三峡国画系列被送往重庆、北京等地参加美术展,引起了画坛震动。李明伟的老师岑学恭也特地来电向他们表示了祝贺与祝愿。岑先生欣慰地说,江山代有人才出,李明伟的三峡画,让他的三峡画梦可以延续和传递下去了。

 2007年12月21日,是李明伟62岁的生日。那天,在崔月的精心筹备下,李明伟的各方朋友纷纷前来祝贺。也就是那一天,李明伟和崔月把他们历经半年创作的大型国画《长江三峡》展现给大家观赏时,整个大厅观赏的人惊叹不己。这幅长13.1米,宽2.7米的国画全面展示了三峡神奇壮丽的风光,这幅国画后来展出后在画坛再次掀起了轰动。那天,李明伟深情地对大家说,这是他和崔月的爱情结晶。

 2008年1月,李明伟和崔月深入万州潭獐峡风景区写生,一场大雪覆盖了幽静神秘的原始峡谷,两人在那里生活了20多天。李明伟说,在那里,仿佛是他们爱情的桃花源。

 2009年10月,苦恋17年爱情长跑的李明伟和崔月,走进了婚姻的小屋。在当地的《三峡都市报》,他们用一整版的位置,刊登了他们的新婚照片,他们幸福地笑着……

  而今每一天清晨,李明伟和崔月结伴出门去晨跑,66岁的李明伟精力旺盛得像一个小伙子。他们在万州城郊天子山下买了一套90多平方的住房,一张抢眼的画台占据了大半个客厅,作画时,两人总要放上音乐相伴,在音乐中,他们让心灵起舞,画笔如神。

 巍巍天子山上,两人常常结伴登山,远眺大江奔流,这时候,三峡壮美的画卷总会浸透他们的心灵。今年夏天,他们相约,再次创作一幅大型的三峡长卷,作为他们爱情的最美见证,心灵的回荡共鸣!

  评论这张
 
阅读(16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