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庆书画艺术网名家集评

重庆书画艺术网(重庆美术网) http://www.cqart.com

 
 
 

日志

 
 
关于我

重庆书画艺术网(重庆美术网)自2001年开通以来,访问总人数已突破40万。重庆书画艺术网(重庆美术网)正打造成为“重庆最具影响力”、“重庆领先、西部一流、全国知名”的综合性书画艺术门户网站。已成为宣传重庆书画名家的主阵地之一。 网址:http://www.cqart.com 微信号:QQ421814195

网易考拉推荐

“瞎画师” 江友樵  

2013-06-30 14:49:03|  分类: 已故名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10月23日,极具传奇色彩的“瞎画师”江友樵精品遗作在重庆巴渝文化会馆展出。其中,堪称无价之宝的28件山水册页首度亮相,吸引很多人的关注,首次亮相的28篇山水册页更是堪称无价之宝。这一系列作品创作于1976年前后。当时文化大革命快要结束,江友樵时年五十,在山川游历中仿佛看到新时代的曙光,创作中感情饱满,画风隽永,三峡、雅安、昆明等地山水风光跃然纸上。
 “瞎画师” 江友樵 - cnhualang - 重庆书画艺术网名家集评

 江友樵作品
 
        江友樵,当代著名书画家,其作品先后八次选赴日本展览,参加第一届国际书法展、第三届国际风筝节名人书画展、国际恐龙灯会书法展与香港著名书画家佘雪曼教授书画联展、台湾书画联展、加拿大国际佛教观音寺书画展;黄河流域碑林、黄鹤楼碑林、卧龙岗碑林、东峰碑林……等名胜古迹,将其作品刻碑上石;与启功、刘海粟、沙孟海等同列为中国当代百名书法家,并刻碑于古都洛阳。1995年,江友樵在日本东京举办的第三届国际书画展览中获国际银奖及世界名人证书,还特别授予书画名人荣誉称号。
 
        出身显赫少年得志 绘画功底日渐精进
 
        江友樵1926年出生于一个文物收藏家和书法家的殷实家庭。其父江鹤笙曾任蓉社书画研究会主任,与前清五老七贤及抗日战争时期会集四川的南北著名书画家、学者、教授多有交契。江友樵幼承家学,终日废寝忘食于名书名画里,并立志攻诗、书、画。为得“稳”功,笔头放铜钱,手心握鸽蛋,手肘悬秤砣,练字作画,铜钱不动,蛋不落,砣不荡,终有小成。童年就是这样浸淫在家藏的书法名画里。在成都明德小校读书时,参加儿童书画展、赛,被评选第一,有神童之称;初中时期参加老前辈书画家组织的蓉社书画研究会、蜀艺社、乙酉金石书画研究会、扶社等艺术团体的雅集、艺术活动及书画展览;高中时期,先后在重庆、成都、雅安、昆明等地举办个人书画展览,深得好评。赵朴初先生曾题诗:“少年文艺已名家,遍写林泉入画杈,冀北滇南穷胜迹,归来芒履带烟霞。”加以赞之,冯戬斋先生赠诗有“少年气概惊前辈,尺幅丹青压后贤”之句,得“雏凤清声”之美誉。
 
        江友樵在1947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四川大学文史系。其间被推选为四川大学美术研究会主席,更加勤奋,且日渐精进。文史、诗书画皆刻苦钻研,蜚声海内外艺坛。或许是得益于巴山蜀水的灵性孕育,他的山水画灵秀雄深,他的书法骨劲筋强,深受前书画大师门的赞赏。齐白石大师欣赏江友樵的书画后挥笔赠诗曰:“展卷心花已怒开,云山奔向眼前来。艺林突起人中凤,天外一鸣鸟雀猜。”
 
        直言不讳被辞退 坚信主张潜心创作
 
        深受华夏传统文化的熏陶,刻意追求中国书画艺术的江友樵,特别是由旧社会,而进入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开创解放建国初期,他满腔热情,浑身是胆,没有陈腐之见,没有阿谀逢迎之能,血气方刚,直言不讳,但遗憾的是,时逢党内左的思潮泛滥,左的路线当道。由于江友樵深深地爱着中国书画艺术这一民族瑰宝,他联想到当时在中国书画艺术不太受重视,堂堂中国美术最高学府,竟将国画设成墨画科,附属绘画系,中央美术学院也只有齐白石、李可染两位大师,其他画家散落在社会上。他看眼里,心急如焚,正巧领导找其谈话,江友樵怀着不平的心情向他提出:“为何中国书画不能像洋画那样设系?没有专门传统中国书画又怎么能继承和发展?中国书画艺术得不到发扬光大,外何以参国际画坛,内何以对民众;上何以对祖先,下何以对子孙。”
 

“瞎画师” 江友樵 - cnhualang - 重庆书画艺术网名家集评

  

江友樵潜心创作
 
        记得在一次帮助党整风的大会上,不修边幅却气宇轩昂的江友樵唇枪舌剑直面主持者,洋洋洒洒,确实让人下不了台。这些意见都被视为对党、对人民、对组织的攻击,大有犯“天条”之罪,不久,他的工作有了变动,不再吟诗作画,而是到图书馆当“誉文公”,抄写书目。在以西画素描为一切绘画的基础的教学环境里,他感到格格不入,甚至达到了相互不可容忍的地步。院方叫他退职回家,他便欣然接受,领了退职费,即赴名山大川饱游饫览,搜尽奇峰打草稿去了。
 
        年轻气盛的江友樵后来在老母催促下,回到重庆家中,除了秃笔一把、宣纸一叠,再无别物。生活无着,幸有严父慈母的支持,不抱怨,不指责,在艰难困苦的日子里,一家人相依为命。其实从小,他母亲就反对友樵学画,而今落魄,不幸言中。但其父母见状,仍省吃俭用,节衣缩食为友樵创造条件,反而支持他不停地创作诗画。江友樵参与重庆美术公司组织的出口商品竹帘上作画,每作一幅有五分至一角钱报酬。当时有很多闲散国画家都以此为生,包括有单位工作的人也喜欢到这里找点“外水”。画竹帘浓墨重彩,要反覆涂抹,力求画上去,根本无法运笔调毫追求笔墨韵味及点划的力度节奏。他明知如此糟蹋圣贤,为了生活不得不屈就勉强为之。这与他对国画的抱负与追求向往背道而驰,同时他仍在坚持临习一些明清山水画,用夹江纸习字,吟诗作对,有待时来运转,再展宏图之志。
 
        落难落魄而不落人格的他,竟创作出四尺、六尺、全开的《巴舡出峡图》和《蜀道而今不再难》等惊世之作,首选参加了重庆市、四川省、西南地区和北京荣宝斋举办的画展,因此,被选为重庆美术家协会评选委员会委员。他虽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仍含辛茹苦,埋头创造,他坚信自己的信仰和主张,不阿谀逢迎“不为斗米折腰”。后来由于运动不断,阶段斗争升级,他卖画被禁止,外调他省亦不准,文的细的画画、书法不行,就去干武的粗的打煤球、担垃圾、卖煤炭下力。和全国人民一样,度过这段黑白混淆、人妖颠狂的非常时期,他的泪和汗融进了黑汁、画笔,凝成了一幅幅自信自强自尊的各种画幅书法和墨稿。
 
        特殊年代受尽折磨 自称“瞎画师”
 
        不久,1957年鸣放整风,江友樵积极主动,或可说是闻风而动找上门去牛角沱省美协鸣放,不外乎说了些国画与他自己的遭遇。反右时,美协在编的好几位被划为右派,至于外单位的,如谭遥在美协座谈会上鸣放后,则被追交到文化局划上右派,但是江友樵没有供职单位,就把问题转交到街道办事处,再交给地段上,由那些妇女婆婆组成的群众专政大军监督管制。尽管那些人搞不清啥是右派,但认为反正他有问题,就把他跟他们常年管制地、富、反、坏的人一样看待。随着不断的各种政治运动到来,他都是被抓出来批斗的对象,给地段上提供了搞阶级斗争不可或缺的活教材。
 
        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岁月里,亲朋故旧早己避而远之,只有孤儿寡母二人相依为命,凄凄苦苦住在父辈留下的旧居里,几乎无人敢上门往来。他本是专心绘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对新社会毫无威胁的一介书生,而且不谙世事,甚至是个还弄不清那些政治高帽子是什么意义的人,却把他当作随时可能兴风作浪危险的阶级敌人斗来斗去。可笑的是十多年里,他不明不白地戴过右派分子、三反分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坏分子、反革命分子、修正主义分子等等帽子。
 
        在被说是啥就是啥的日子里,江友樵以画画写字维持生计的来源被堵死了,他由地段上安排在煤店里以手工捶打蜂窝煤为生,养活年老的母亲与自己。由于深度近枧,在上下天地漆黑一片的煤店里他常常捶打不到点子上,时日久了才能凭感觉完成任务,但是比别人要付出更多的时间与汗水。
 
        在文化大革命的风暴中,昏天黑地的日子里,江友樵完全被糊里糊涂推来搡去,莫明其妙地被弄在街边地头批斗。有人见他视力极差双眼迷糊垂头丧气像在打瞌睡,便用水壶从头顶上淋水。要他打起精神来接受革命群众的批判斗争,更有恶作剧者把辣椒粉投入壶中。他不断揉拭双眼,加重了辣椒的入侵。以致对他的视力损伤极大,几近失明。此后他在书画作品上便落款自署“瞎画师”,或自称“瞀翁”。
 
        晚年凄凉 承载无奈命运
 
        1978年后,国家落实知识分子政策,江友樵被安排在了重庆市文史馆担任研究员。在年近花甲之时,受到命运的眷顾,他与一位女士喜结良缘,相亲相爱,几乎寸步不离,过上了一段幸福的日子。不久夫妻结伴去北碚探访亲友,手挽手信步于公路上,突然一声开山炮响,横飞一块片石砸在他夫人的头上,当即血淋淋地死在他的怀里。老天无眼,情何以堪!
 
        悲痛的江友樵又回到了与老母相依为命的生活状态,他仍想在书画艺术上有所作为,积极热心地参与市书协的活动,2000年市书协出版的重庆市书法家作品集,在解放碑新华书店由几位老书家签名售书,他位列其中。不幸的是当天回到家中便病倒了,第二天书协工作人员到他家才发现,江友樵母子二人都瘫在床上不能起来开门。至此,江友樵完全失去了书画创作能力,直至2003年去世。江友樵承传了中国文人绘画不绝千古的精神,承载了一个特殊时代遭际在他们身上的无奈命运,是“笔墨即人生,人生亦笔墨”的映证。

                                                   (来源:重庆书画艺术网/重庆美术网  www.cqart.com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